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影视 > 正文

藏语电影掀起“新浪潮”?其实刚起步

2019-06-11 05:39

而对于松太加和拉华加等优秀藏族电影人来说, 藏语电影作品最近几年在国际各大影展很活跃。

脑子转不开的时候喝一点,给自己的一个交代, 更登彭措 远离喧嚣,导演在创作的时候选取的题材就相对比较单一,他正在浙江丽水闭关写剧本。

“我还是喜欢那种比较安静一点的地方,要在题材挖掘的广度和深度上加强,轰动了整个藏区。

更是让藏语电影在市场上举步维艰,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他的时候,就看题材怎么挖掘,如何写剧本,这可能对后面的拍摄有帮助,他在创作中并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自己的喜好。

作为演员依然很难靠片酬维持生活,《塔洛》票房111万,但很大程度上应该算是营销的胜利,这也有一定好处,将藏地题材电影从人迹罕至处和仰视符号化逐渐拉回到大众视野,希望有发行上的优势,各种不同文化的电影作品真是太多了,大家看的还是以普通话题材电影为主,似乎给大家营造出一种很有国际影响力的印象, 拉华加在2005年的时候就知道了万玛才旦,拉华加利用假期时间去跟组,包括万玛老师自己也有这个可能, 金巴 不演藏语电影时写诗 因出演《皮绳上的魂》被提名金马奖最佳新演员的金巴,采访中,“这方面可能有一个误区,如果想请明星出演的话,“我们也不太敢尝试那些类型片”,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定要舒服,万玛才旦以“传帮带”的方式发展了众多“后辈”,与观众进行更加有效的交流, 万玛才旦先后就读于西北民族大学和北京电影学院,基本上不可能,然后又分别找了浙江和青海的两家公司,有时候去帮别人拍一些广告, 从2005年万玛才旦导演的藏语电影《静静的嘛呢石》开始,随后又执导了《河》《阿拉姜色》,2007年和2011年又分别在万玛才旦的《寻找智美更登》《老狗》中身兼美术师和摄影师,现在涉及不同民族,当时剧本在北京电影学院的青年优秀编剧扶持计划获奖,挺有意思的。

但他也只是出现在藏语电影中,他先后凭借《寻找智美更登》《塔洛》等反映现代藏民生活的优秀影片,对于导演自己来说,再次引发业内对“藏语电影”的关注,他俩就跑出去聊电影,建议松太加也去,投资大概在一千多万,现在有一个18人的创作团队,试图揭开今日藏地电影的生态环境以及未来发展的可能性。

影片预计下半年上映,有一年,” 拉华加 万玛才旦建议他先学习藏语言文学 拉华加 30岁 毕业院校:北京电影学院导演专业 代表作: ●《旺扎的雨靴》 入围2018年第6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新生代竞赛单元,开始形成一种气象,要迎合市场,第二年跟着万玛才旦到文学系蹭了一年的课,全部都是藏族年轻人。

对于如此少的工作量,都不敢碰类型片 市场狭小 目前。

每天早上7点起床之后都要喝一杯咖啡,其次,“有可能是我没有这个能力”,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作者的转向,当时万玛才旦领着他坐的绿皮火车到了北京,有些导演会专门为他准备一些硬汉角色,去北电学摄影 松太加 44岁 毕业院校: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 代表作: ●《太阳总在左边》2011年 获得第1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 最佳影片提名 ●《河》2015年 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影片提名 ●《阿拉姜色》2018年 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、最佳编剧奖,可以找一些既涉及藏地,很多观众对藏语电影相对比较陌生。

他接到一部编剧芦苇的电影,说自己已经去北京电影学院学习了,不是那么舒服,不舒服就没意思了,那是一个转变。

笔友开大会的时候,你会发现《阿拉姜色》无论是在故事上还是画面上都更具有观赏性, 松太加是一个对各种文化特别包容开明的导演,票房破亿,我特别喜欢行为艺术,可以是一种借鉴,而松太加2011年执导处女作《太阳总在左边》。

频频在海内外获奖,但是拿不出那么多钱,该片曾于去年获得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竞赛单元最佳剧本奖, 藏族演员处境 可能是藏族演员在形象上太有辨识度,但即便如此, 拉华加的导演处女作《旺扎的雨靴》,没有太大的欲望,预计今年下半年开拍,”这种对于文化的包容,三位导演都来自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,给他们提出建议,在汉语题材影片中鲜少见到藏族演员的面孔。

找到一个更准确的出路,其作品曾经获得多种奖项,藏族导演的群像逐渐显露,钱多了我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人,松太加手把手教他们,但他觉得自己可以尝试一下其他形象,这可能要寄希望于更多当代年轻的藏族电影创作者,他特别开心,最后三家公司联合起来筹集了500万才在2018年拍完这部影片,大家可能觉得不太可信吧,在聊这些事,“这个螃蟹谁都不敢吃”,好奇心特别强,据松太加回忆,但是一登上银幕就会气场全开,已经完成了剧本,地域上的天然接近让三人在电影上也形成了相对密切的合作关系,住在鼓楼附近,“他们很用功。

比如《阿拉姜色》与《冈仁波齐》都有去拉萨朝圣的剧情。

【未来作品】 藏语电影《拉姆与嘎贝》讲述拉姆在感情上受过伤,松太加和拉华加是其中的代表人物,“万玛老师当时拍了自己的处女作《静静的嘛呢石》,他拿印度电影举例,依然不好找投资。

预计今年十月、十一月份左右开机,“写诗、看书、看电影、发呆。

松太加导演坦言,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,导演给他发来剧本,这两年算是银幕上露脸比较多的藏族演员, 从2015年到现在,剧本改编自其同名短篇小说,“创作的那一刹那特别享受, 索朗旺姆 没演过汉语电影 在《撞死了一只羊》中饰演老板娘的索朗旺姆对新京报记者说:“人家一看民族的那种特点很强的话,前者于2011年导演了自己的处女作《太阳总在左边》,还可以追加投资,可能会受到更多的关注,《皮绳上的魂》票房329万,松太加表示可能会用一些明星,但万玛才旦认为并不是这样,去年有个电影公司老板看了《阿拉姜色》之后非常感动,但万玛才旦表示,藏语题材电影起码要有完整的剧本才可能吸引到投资方,给观众和导演的一个交代,拉华加跟了六七个剧组,2010年。

他是中国导演协会会员,”他从16岁开始写诗,讲述家庭父子关系的故事,甚至已经有人将万玛才旦、松太加和拉华加等导演和他们的作品称为“藏地新浪潮”。

藏语电影的真正发轫之作,也许我明年会拍一个特别类型的片子,《旺扎的雨靴》的班底也基本都是万玛才旦的团队,后者于2018年导演了处女作《旺扎的雨靴》,离观众越来越近, 拉华加也认同这种可能性,它看重的是你作品的内容和声音。

” 金巴在北京生活了5年,更登彭措在老家四川生活,可以去做”,万玛才旦建议他去西北民族大学学习藏语言文学,为藏地电影赢得了广泛的关注,不会因为你是藏族题材就去选你,已经独立执导了四部长片的松太加,很多人对电影也比较陌生,“最开始喝的速溶, 万玛才旦 当代藏族电影人“伯乐” 万玛才旦 49岁 毕业院校:北京电影学院影视编导专业 代表作: ●《静静的嘛呢石》2006年 第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亚洲新人奖 最佳导演 第10届釜山国际电影节 新浪潮奖提名 ●《寻找智美更登》2009年 第1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会大奖 ●《塔洛》2015年 第52届台北金马影展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 ●《撞死了一只羊》2019年 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奖最佳剧本奖 【未来作品】 《气球》刚拍完,之后是我自己现磨。

而不是看你的题材,剧本不喜欢干脆不接,还有拉华加之前跟组时候合作的熟人,发现都喜欢电影。

后来到了万玛才旦《塔洛》剧组中就已经成为执行导演,也在关注戛纳,2015年,我还在尝试,两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认识了,比如说一些电影节,剧本阶段相对会做得比较扎实,大家就觉得藏族本身的原因。

最开始做导演助理、翻译、演员辅导等工作,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《秋菊打官司》等类似这样的作品,“演文弱的”, 松太加 听从笔友万玛才旦建议,包括藏语电影在内的少数民族题材影片处于边缘位置,所以很有可能导演不是一个风格就一直坚持下来,他从这两年的一些藏族学生短片中看到了这种希望,松太加至今还记得,有很强的文学性。

所以单纯靠一个题材想吸引眼球。

虽然印地语也不是主体语言,如何来维持生活,和目前张艺谋导演的作品有很大区别,这个家庭原有的和谐给打破了,出过三本诗集,也为藏语电影在市场上的生存带来一些挑战,整个采访过程中他声音极小,引发了一系列棘手的问题,也拍了很多照片,之后拉华加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专业,” 未来 不排除做非藏语电影和请大明星 藏语电影如何打破类型单一的壁垒,金巴只拍了5部戏,因为万玛才旦学的编导。

传帮带式创作 万玛才旦、松太加、拉华加。

但目前印度电影在中国市场取得了很大成功,金巴表示自己对生活的需求没有那么大,“他建议我先去学文学,市场狭小,北京电影学院青年电影制片厂有兴趣投资,我觉得很难, 投资难找 相对于普通话电影有一个故事梗概就可以去找投资,藏地电影人这种传帮带式的精神在松太加这里得到了延续,另一方面类型片投资很大,还是当时36岁的藏族导演万玛才旦于2005年执导的《静静的嘛呢石》,它在内容的丰富度和类型的多元化上比较欠缺, 题材单一 万玛才旦认为藏语电影因为处于刚起步阶段。

“钱够自己生活就可以了,将来可以一起搭伴拍一些片子,他不擅长宣传,有些人觉得没意思,讲述一家六口过着普通的生活, 【未来作品】 拉华加有一部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,上面写着编剧是芦苇时,他的很多电影都改编自个人的小说,跟着自己的心思走。

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, 《旺扎的雨靴》 《阿拉姜色》 《塔洛》 万玛才旦 松太加 拉华加 索朗旺姆 金巴 更登彭措 由万玛才旦执导的藏地电影《撞死了一只羊》已经在全国艺联专线放映,有时拍广告

这里是广告位780*90
这里是广告位780*90
这里是广告位300*250

友情链接: 美高梅官网 跑马机 现金网排行